AnubisAL

爱画画,爱狗狗,爱吃爱玩(*/ω\*)

泉台支部风云录之来互相伤害啊

衡阳雁去樱落处:

@唐糖家的兔纸干 点的大冒险后续
前情请戳头像_(:з」∠)_



月黑风高夜,身败名裂时。
那是一个凄清冷寂的夜晚,一段剪辑精良的超清视频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泉台支部官网的首页,“开国圈大佬为你展示人性黑暗”的大标题醒目地挂在头版。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出三分钟,有关“大冒险”的话题已经在官网论坛上刷出了六十页。
泉台支部内部力量之团结在这一次得到了充分展现,平日里战争不断的各家粉的评论居然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
“卧槽!瞎了!”
“丧心病狂!”
“mmp脱粉了脱粉了。”
“没想到你们都是这样的大佬们。”
“黑暗,太黑暗了。”
“别说了橘子都是你们的。”
以上为论坛管理员精选出的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评论,据说最后一句的发言者是陈仲甫本人。
就在信息部的同志眼睁睁地看着六个备用服务器一夜之间全部崩溃因而心态爆炸的时候,结束了聚会的正主们已经带着复杂的心情各回各家。
是夜,万家不眠。


关致祥的转播是游戏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的,所以错过了开头的非辣子党们齐齐熬夜刷完了前半程。
于是他们看到了更多不可描述的画面。
比如说聂福骈对着手机大喊“这世上唯有你配得上少山!”并且收信人是叶沧白;
比如说陈仲弘搂着一头脑袋上写着“高翠兰”的大白猪跳了一段探戈;
比如说刘明昭在酒店大堂单膝下跪向前台求婚,对不是前台小哥哥或小姐姐,就是前台。
旁观者幸灾乐祸地笑死在楼上月下,方圆十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当事人一个个都处在爆发的边缘。
然而矛盾最先激化的地方有些出人意料。
看到傅日新诊所门口新挂起的油光锃亮的大广告牌时,罗雅怀首先怀疑是不是自己戴眼镜的方式不对,接着调整了一番过后确信眼睛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傅日新的脑子。
只见广告牌上扎眼又扎心的大字:还在为夜生活的单调而烦恼吗?喝傅氏保健猪肝汤!让你远离柏拉图,感受夜的美好!
于是精通建筑学的罗雅怀带着自家的三个熊孩子效率极高地把诊所还原成了砖块,并且秉着废物利用的精神给谭清河砌了个小阁楼。
围观的毛子任很是欣慰,朕的后宫自销的画面多么美好啊。
这还只是个开始。
四大长老自发聚集到朱玉阶家门外,由董贤琮带头唱起了“嘿朱德,董必武服你的”,唱完之后把一个周少山等身抱枕扔在门口然后转身就溜,跑得比陈庶康还快。
朱玉阶出门看到抱枕后无奈地想当垃圾处理掉,走到河边的时候正巧碰上出来遛王八的林育蓉和刘振东,于是如释重负地把赃物塞到一脸卧槽的刘振东怀里乐呵呵地回家了。
“咋办啊林总?”刘振东茫然脸。
林育蓉思索了三秒,迅速做出决断:“沿来路往回走,我记得刚才看见聂福骈和叶沧白打架来着,现在应该还在打,把东西给他们送去。”
刘振东大呼漂亮。
另一边,有人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
这天早晨陈仲弘照例被太阳晒醒,迷迷糊糊地翻身就去抱身边的粟多珍,抱了一下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嗯?今天的小米怎么胖了两倍?
陈仲弘睁开眼睛,看向粟多珍。
不,他身边不是粟多珍。
是昨天和他一起跳探戈的大白猪。
一声巨响,吓得外面的的粟多珍慌忙冲进屋里,但是陈仲弘掉到了床的另一边,粟多珍看不到他。
于是粟多珍眼中的画面就是:
原本应该躺着陈仲弘的床上躺着一只大白猪。
……
最终案件告破,罪魁祸首小鲁被他两个爸拎出来狠揍了一顿并赶出家门。
然而这还不是最混乱的。
集总夫夫和残联三口是邻居,由于这两家成员之间奇妙的关系网,两家方圆十米一度被认为是支部xyxf领域之首。
快递小哥一边大叫着“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你的快递到了!”一边敲响了残联的门,见许久没有回应便气呼呼地拨通了收件人的电话,紧接着彭石穿演唱的巴啦啦小魔仙响彻了原野。
刘明昭接完电话一脸茫然地开门签收,瞪着两只大眼睛把面前足有两个邓希贤高的快递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了一番,最终什么也没发现。于是他绕到箱子背后,而拎着锄头的彭石穿已经等在那里。
追逃过程中彭石穿的锄头无意间划破了快递的包装纸,两人停下脚步一起懵逼地看着包装里完整的酒店前台。刘明昭回头,邓希贤正靠着门叼着烟看着他冷笑。
左叔仁一直站在自家门口看热闹,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窝儿。后来是邓希贤起了疑心,走过去和左叔仁一阵推推搡搡,终于看到了他家门上贴着的“孔雀舞王邓希贤”海报。
彭石穿见左叔仁和邓希贤搏斗便转身要去帮自家人,结果一个不小心手机掉了出来也没注意。刘明昭眼疾手快地趁乱捡起了彭石穿的手机,按了一下锁屏键,亮起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左叔仁边跳舞边脱衣的高清照。
彭石穿的手机有密码,刘明昭无师自通地输了gequanmei,一次成功。而屏保正是左叔仁坐在彭石穿腿上搂着彭石穿脖子的超清照。
没有人知道那天这四个人是如何收场的。
相较而言,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这么可怕。和睦的家庭还是有的,比如这里。
“致祥……你真的没生气?”
“气啥啊,我知道是大冒险。”
“不管是不是大冒险这话都不好听吧?”
“哎呦你行了我是那么矫情的人吗?”
“还是你心宽,你要是骂我王八蛋,就算是大冒险我也生气。”
……
“等会儿那句话的重点明明是分手好吗?”
哦,和睦什么的都是错觉。
一句忠告,在温和的人面前更要小心行事,毕竟一向温和的人爆发起来更加可怕。
更何况,温和的关致祥身上毕竟流着黑土地的血。


似乎少了什么?
那个作茧自缚的陈庶康呢?
他大概没脸见人吧?
呵。
他没脸见人的话,那个冲着对面大喊“聘礼管够!嫁过来吧!你也许得不到江山和头发但你一定能得到我!”的人是谁?
陈庶康永远是陈庶康。
从来不带脸的。









听说,那天陈仲甫家的橘子树被摘秃了。

评论

热度(46)

  1. AnubisAL桓桓于政 转载了此文字
  2. 唐糖家的兔纸干桓桓于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