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ubisAL

爱画画,爱狗狗,爱吃爱玩(*/ω\*)

[那年那人之大国梦]来自战地记者的日常

首先,感谢琦哥提供的梗;其次,感谢各位的玩法让我开启了新的脑洞。文风诡异属于文渣。勿喷谢谢∠( ᐛ 」∠)_。
                ————来自去补课的路上再发文章的我
一:[这是一个与现代科技产品斗争的血泪史]
     我叫梁欣,女,16。现在正在玩一款叫那年那人之大国梦的VR游戏。一年前我是不会想到我竟然会接触这种电子信息产品的——没错,我一年前只会用老人机∠( ᐛ 」∠)_。一年前,妈妈死于车祸。我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妈妈最早的有关这个游戏的笔记。因为妈妈是研发这款游戏的工作人员,所以我好奇的翻阅了。再加上我闺蜜对这款游戏的介绍,我发现了这款游戏很不寻常的地方。
于是我休学,专门学习并研究这款游戏。并在其中担任战地记者的角色。
二:[所谓记者]
    就是穿插在各个地图里面的游戏记录人员,记录玩家信息,记录卡牌状态,之后将它们整合为团队综合实力的数据并将它们在玩家榜上公布名次,所以你们看到的综合排名,就是由我们这些人整理合成出来的。但是这个职业也挺危险————你走在半道上,有可能就被别人当成敌年给毙了。按理说这么危险游戏总要给我们配个什么吧……
但是我们没有抽牌的权利。
没有
没有
…………
没有你让我玩个毛球啊!!!!
娘希[哔————]的混蛋制造商!!
三:[穷到叮当不响]
   之前我在西北地图,遇见了我们游戏里唯一的一个药剂师,名字叫晏……什么什么?抱歉,无意冒犯,我记不住什么名字……
是这样子的,我路过某地时看见她泪眼汪汪的数着钱出来,问其原因,原来是被一个穷到叮当不响的玩家逼迫用半价买下了药剂。
哦这样啊。我放开了我的随身小册子,给妹子一指“妹子你放弃吧。”我用一种何其艰难的眼神瞟了一眼小药剂师“你遇见全服财力倒数的玩家,还指望着什么油水?”“那我怎么办,好久没有可观的收入了,我都快没钱买炼药原料了。”我盯着对方聋拉下来的脑袋,琢磨了一会儿“不如去东北?”“咦为什么?哎!你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了!”我站在土坡上,逆着光看着她。笑着回答———— “因为他们傻钱还多呀。”
四:[关于东北]
    嗯,关于上一条,我并没有黑东北人的意思,毕竟我爸就是个东北人。
只是他们没有一瓶烧酒解决不了的事情。
如果有,那就一箱(dog.jpg)
我们到了东北,就分开了。最近我还要到各地考察。
有一天,我在集市上逛着并在我的小本子上圈圈勾勾,突然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对呀,东北这边有一个集齐了东北局的玩家,我还没有去考察过。而且我是有私心的……
集齐了东北局,等于有林总。
我的爷爷当年就是四野下来的,最后转行去学了核,我爸也是个学核的所以常年见不着他,在他们俩的影响下,我对林总都是处于迷妹状态。
101是人间的宝物!!!!
向101所在地进发!!!!!(被103打死)
五:幸福来得太突然,人生活的太艰难
   当我正顺着玩家地图去寻找那个叫柚……什么什么的脚(?)的时候,正好发现前面有玩家在进行战争,便坐在高处进行围观。
本来右边的一个妹子带的队伍处于劣势,他们中间的那位主攻,我去的时候已经陷入了眩晕状态,连奶都中招了。
呵呵不用打了。我叼着树枝,撑着我的圆脸往下看。
除非你们能有林总放大,否则……但是林总在这里只有……
[南下,制敌]
狂风大作,沙石顿起。
我猛的站起来,盯着下方战场。
看来我找到了。
六:[朋友我没有美械]
    没有想到小药剂师也在这。
在她的介绍下,我很快认识了这里的小首长。她就是我说的那个……什么什么脚?
“是任柚桷了良心小姐姐……”小药剂师扶额。
“我们小首长不在乎这些的!”我看向103,他的脸圆乎乎的,和我有的一比。不过虎头虎脑,挺喜庆的。
“梁记者。”陈会记将我拉到一边“……听说,你私下还干贩卖美……”“陈会记,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我正色答道。
“我没有美械,只有它的碎片。”
“现成的苏械日械要不要?看在你们东北局的份上以及你们小首长真心穷,我可以给你们打八八折或者买二送一∠( ᐛ 」∠)_”
……梁欣你的良心呢?————陈
汪!————梁
最后因为我沉迷于101无法自拔,以买二送一还不分等级时将装备买给了有脚小首长。
今天的101依然很美很可爱!!!!!!!(被东北局众打死∠( ᐛ 」∠)_)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