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ubisAL

爱画画,爱狗狗,爱吃爱玩(*/ω\*)

[那年那人之大国梦二]论记者到厨娘如何完美转型

一:前面那俩混蛋给我停下!

   那年,我去考记者证,由于是新手,领礼包的钱已经被我用得差不多了,只够买俩烧饼。我琢磨着先吃饱了,够走到下一个区,写篇报道就有饭钱了,于是买了俩烧饼。
可是等我刚转身,两道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小叮当之势……
抢走了我的烧饼。
…………
“妈卖批给老娘站住!!!!!!”
二:感谢陈旅长点开了我的奇怪按钮

“真的对不起,我们已经有两天开不了灶了!”“对啊可爱的小姐姐,你看我的小首长现在还只能靠领新手礼包过日子,你就放过我们吧!大不了我卖身也行啊!”“不陈旅长我不允许你这么做!”“不,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小首长!”“姐姐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我真的不想让我的旅长去卖身啊!!!”
我就站在边上,看着这两个活宝在那里唱双簧。正当他们两个打算以头抢地时,黑着脸叹了口气“……算了,你们带我走一段路,就顶饼钱了……”
我看到他们俩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呀!原来是个小记者!真厉害!小首长你看看人家balbalbal……”一路上这两人一个劲的缓和气氛,我也知道了,这个家伙叫蔡……琦?算了,就听她的就叫琦哥吧。“对了小记者,你有没有兴趣……”我抬头看向她家的陈旅长“嗯?”“……”他俯下身来对我耳朵旁,吹气道
“有没有兴趣做倒卖装备的生意啊?”
“以记者的身份很容易做哟~”
从此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误)
三:我的饼是招惹你们了吗?怎么都冲着饼来?!

    虽然啊,在有脚这里伙食的确比西北好,但是由于考虑到要攒钱抽卡,伙食……也就这样吧。
于是陈云同志提出要开源节流。
其实也就是剩吃俭用。
但是东北的这几个大老爷们不是那么容易能喂饱的呀……
所以伙房经常少东西。
有一天,我烙了张肉饼,打算给自己改善一下伙食。
等我回身打了水之后,肉已经被高麻子同志叼走了。
“呀被发现了!哎姑娘你就当做服从组织吧几年之后一定还你饼——再见HAHAHAHA——”
………………
我撸起袖子和裤脚,使出了‘信仰之跃黑虎掏心恶狗扑食之偷吃的去死’这一大招。
那一刻,落霞与孤鹜齐飞。
那一刻,秋水共长天一色。
[恭喜玩家完成高麻子之墓二刷]
四:恭喜玩家没良心完美转型!
   103,这丫头功夫不错。                       ——101

   听说他爹是当兵的?                          ——103

   101,我有个想法……                            ——陈会计
——————————————————————————
“所以我们想让你暂时当我们的炊事员行吗?”罗政委笑得一脸温和“给你管饱饭哦。”
……饱饭……
我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诡异的光。
五:金窝银窝不如伙房

   现在我的日常是:做饭,管饭,写战地日记。
“那边那俩,对就你俩,你俩想干哈?”我坐在小板凳上,用一根树枝指了指对面树后面的吴文玉和高麻子“图谋不轨哈?”“女侠没有的事……”对面俩二愣子笑呵呵的挠了挠头“你看我俩最近这么老实,你也别担心了~”“对呀对呀女孩子要锻炼,不能天天坐在这啊,你看你的脸圆的跟参谋长一呜——”
我一脸黑线,看着吴文玉捂住了高麻子的嘴。
“沙……”
我转头看向伙房,门上的玉米还在,门口的破篓子也……
嗯……?
哪里来的篓子?!
我一把掀开篓子,看见有脚小首长嘴里叼着一馒头手里抱着三个饼。
“……” 
“……跑啊——!!!Σ( ° △ °|||)︴”      —— 有脚

我回头就看见那俩人撂撅就跑。
呵。
“知道我为啥不锻炼吗。”蹲在地上的小首长狐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玩哪出。
“”脚踢可拉筋,手打可怡情————”我使出了在学校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招大鹏展翅————

“每天多锻炼就去是揍你————!!”

这个丫头真可靠。                                   
没错,这两天的饭钱给我省了不少。    ——会计
六:山美水美,林总最美。
“别和我歪歪唧唧歪歪,今天就没肉给你,多吃菜补充维c,萝卜多好。”我一脸正色的看着对面那四个。
可是我们真的想吃肉。 QAQ                     ——有脚

同上。                                                      ——晏殊和

同上。                                                      ——吴文玉

同上。                                                      ——高麻子

“丫头,帮我打点豆腐和白菜炒肉。”我转头,看见刘亚楼端着两个饭盒,笑的跟个小太阳似的。“林总说你做的白菜炒肉很好吃,不油!所以你帮我给林总这一份多打一点这个行吗?”“当然没问题!要不要多打点肉给你吧!!”“可是林总不怎么吃肉……”“林总如果不吃肉就你吃吧!这两天看你们俩一直熬夜!你的圆脸都瘦下来了!”
看着我挥着手送别参谋长,后面四个人使出了二秋式竖中指。
“……mmp双标狗……”
“汪!”
双标狗就双标狗吧,山美水美,林总最美;天大地大,林总最大!
林总我是你的迷妹啊!!!
日常表白林总(1/1)

“亚楼你把我碗里的肉都夹过去吧。”101看着对面埋头苦吃的人说道。“嗯?!一点都不吃吗!?”从与碗里的饭菜斗争中挣脱出来的参谋长问道。“101是不是不好吃啊?”“不,是我今天吃不了太多。”手上的功夫也没闲着,将碗里的肉都夹了过去。“那小丫头不都说了你的脸都瘦了吗,还是圆些吧,我喜欢你脸圆点。”
“!!¥#$&@#¥$!”
参谋长,林总大概更喜欢看你吃(dog脸)
今天的东北局也很正常。
嗯,没错。



@周琦行  @晏羲  @有脚

[那年那人之大国梦]来自战地记者的日常

首先,感谢琦哥提供的梗;其次,感谢各位的玩法让我开启了新的脑洞。文风诡异属于文渣。勿喷谢谢∠( ᐛ 」∠)_。
                ————来自去补课的路上再发文章的我
一:[这是一个与现代科技产品斗争的血泪史]
     我叫梁欣,女,16。现在正在玩一款叫那年那人之大国梦的VR游戏。一年前我是不会想到我竟然会接触这种电子信息产品的——没错,我一年前只会用老人机∠( ᐛ 」∠)_。一年前,妈妈死于车祸。我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妈妈最早的有关这个游戏的笔记。因为妈妈是研发这款游戏的工作人员,所以我好奇的翻阅了。再加上我闺蜜对这款游戏的介绍,我发现了这款游戏很不寻常的地方。
于是我休学,专门学习并研究这款游戏。并在其中担任战地记者的角色。
二:[所谓记者]
    就是穿插在各个地图里面的游戏记录人员,记录玩家信息,记录卡牌状态,之后将它们整合为团队综合实力的数据并将它们在玩家榜上公布名次,所以你们看到的综合排名,就是由我们这些人整理合成出来的。但是这个职业也挺危险————你走在半道上,有可能就被别人当成敌年给毙了。按理说这么危险游戏总要给我们配个什么吧……
但是我们没有抽牌的权利。
没有
没有
…………
没有你让我玩个毛球啊!!!!
娘希[哔————]的混蛋制造商!!
三:[穷到叮当不响]
   之前我在西北地图,遇见了我们游戏里唯一的一个药剂师,名字叫晏……什么什么?抱歉,无意冒犯,我记不住什么名字……
是这样子的,我路过某地时看见她泪眼汪汪的数着钱出来,问其原因,原来是被一个穷到叮当不响的玩家逼迫用半价买下了药剂。
哦这样啊。我放开了我的随身小册子,给妹子一指“妹子你放弃吧。”我用一种何其艰难的眼神瞟了一眼小药剂师“你遇见全服财力倒数的玩家,还指望着什么油水?”“那我怎么办,好久没有可观的收入了,我都快没钱买炼药原料了。”我盯着对方聋拉下来的脑袋,琢磨了一会儿“不如去东北?”“咦为什么?哎!你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了!”我站在土坡上,逆着光看着她。笑着回答———— “因为他们傻钱还多呀。”
四:[关于东北]
    嗯,关于上一条,我并没有黑东北人的意思,毕竟我爸就是个东北人。
只是他们没有一瓶烧酒解决不了的事情。
如果有,那就一箱(dog.jpg)
我们到了东北,就分开了。最近我还要到各地考察。
有一天,我在集市上逛着并在我的小本子上圈圈勾勾,突然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对呀,东北这边有一个集齐了东北局的玩家,我还没有去考察过。而且我是有私心的……
集齐了东北局,等于有林总。
我的爷爷当年就是四野下来的,最后转行去学了核,我爸也是个学核的所以常年见不着他,在他们俩的影响下,我对林总都是处于迷妹状态。
101是人间的宝物!!!!
向101所在地进发!!!!!(被103打死)
五:幸福来得太突然,人生活的太艰难
   当我正顺着玩家地图去寻找那个叫柚……什么什么的脚(?)的时候,正好发现前面有玩家在进行战争,便坐在高处进行围观。
本来右边的一个妹子带的队伍处于劣势,他们中间的那位主攻,我去的时候已经陷入了眩晕状态,连奶都中招了。
呵呵不用打了。我叼着树枝,撑着我的圆脸往下看。
除非你们能有林总放大,否则……但是林总在这里只有……
[南下,制敌]
狂风大作,沙石顿起。
我猛的站起来,盯着下方战场。
看来我找到了。
六:[朋友我没有美械]
    没有想到小药剂师也在这。
在她的介绍下,我很快认识了这里的小首长。她就是我说的那个……什么什么脚?
“是任柚桷了良心小姐姐……”小药剂师扶额。
“我们小首长不在乎这些的!”我看向103,他的脸圆乎乎的,和我有的一比。不过虎头虎脑,挺喜庆的。
“梁记者。”陈会记将我拉到一边“……听说,你私下还干贩卖美……”“陈会记,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我正色答道。
“我没有美械,只有它的碎片。”
“现成的苏械日械要不要?看在你们东北局的份上以及你们小首长真心穷,我可以给你们打八八折或者买二送一∠( ᐛ 」∠)_”
……梁欣你的良心呢?————陈
汪!————梁
最后因为我沉迷于101无法自拔,以买二送一还不分等级时将装备买给了有脚小首长。
今天的101依然很美很可爱!!!!!!!(被东北局众打死∠( ᐛ 」∠)_)

父子同心,其利断金

creeeazy:

来自汉王的怨念  

历史梗


上图从左到右分别是永乐、徐皇后、太子朱高炽、皇太孙朱瞻基、解缙+三杨(反正也看不清楚)


下图从左到右分别是邱福、纪纲、黄俨(跟太子有隙的太监)、(生不出好圣孙的)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




(ps查资料查得头昏眼花,尽力了,还有bug就无视吧..本来想直接黑白的,不知道为啥到最后还是上了点颜色orz)

绣春刀2修罗战场,影评,及所感

狐周周:

曝光天桂山假行宫的时候,有人评价说“死都死了,还要什么公道。”原来这是大众史观,因为历史人物已经作古,就可以烘托主角随意编排,没有权利,没有公道。写故事可以在历史背景上创作,但不要为了自圆其说,让真实存在过的人,成为成全你虚拟出来的角色的牺牲品。

写故事,别丧良心。

https://m.douban.com/movie/review/8674949/


附上豆瓣影评链接,大家路过求点个有用。
——————

以下转自 猫撞 原文地址:https://m.weibo.cn/1548164797/4130284616120516

纯站在电影角度我可以给绣春刀2修罗现场9分,结构比第一部好了太多太多,一条主线干净利落,权谋写的其实不复杂,但拍的好演的好,就觉得很有质感。


张震帅到我原本愿意为了他可以看十遍,帅到怀疑路阳可能爱他。张震评价路阳,形容他于自己就像王家卫于梁朝伟,极高评价了。雷佳音表现称得上惊喜,刘端端让人眼前一亮。美术牛逼,打戏牛逼,很多镜头设计的令人赞叹。但站在个人角度我只能打低分,以下有强剧透。


我完全可以接受朱由检作为一个幕后boss的存在,也完全可以接受他密谋策划一些事。但电影里他为铲阉党而设计朱由校沉船以取代皇帝之位,不仅有悖史实,更是对朱由检的污蔑。


朱由检年幼不幸,全凭兄长照拂。朱由校登基后,朱由检甚至犯大忌问“皇帝是个什么官?我能做吗?”朱由校却笑着说“待我做几年,就由你来。”兄弟二人感情深厚史书有载,如此乱来,无异于写于谦暗通瓦剌陷害英宗,从史实角度我不能接受。


电影最后用到了朱由校遗言“吾弟,当为尧舜。”这句话,天启帝是真情实感地对自己的弟弟有所厚望,兄弟情深,传位给他是顺理成章不是一个魏忠贤能说了算的,这句话用到电影里,简直就是笑话。


朱由检自继位来,行事果断。十八年来内忧外患(算天启七年后半段,执政共十八年),六下罪己诏,容不得他有半分休息时间。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城,朱由检煤山殉国,说他生性多疑刚愎自用我平时都忍了,但怎么这么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就能被写成韬光养晦心狠手辣忍辱负重的人呢?人设崩的妈都不认识了。


谁都有底线,我不求别人敬他,但以他君王死社稷的气节,做不出暗杀皇兄跪拜阉狗的恶心事,最终我打一分。


————————

也许有人觉得我们上纲上线,小题大做,败兴又ky,烦请设身处地,移一移情。

历史人物也有粉,崇祯粉也有脾气

启祯那一堆官逼同死中,这段史料可入前三甲

狐周周:

及熹庙临崩,大臣入见,请万世之计,

上已不能言,微语曰:“信。”

维华即大声唱曰:“传旨,立信王。”奸魏失色。



他已经病到说不出话。


然而见了弟弟还是要关心他:“弟弟何瘦,需自保重。”


为了他的名正言顺,说:“当为尧舜。”


因他的眼泪感慨:“弟弟爱我。”


狐周周:

达天阐道敦孝笃友章文襄武靖穆庄勤悊鲁班再世毛文龙笑容守护者大明头号猫奴粉切黑誓与方便面比弯天启皇帝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




兢兢业业(他自认为)七载帝王路,留予后世最著名的名言竟然是:“吾弟当为尧舜”和“弟弟爱我



真是男默女泪呢天启哥哥……





撸主终于画了祯祯以外的明代帝王单人图……启祯CP不可拆,坚决带上祯祯TAG。



安慰大家被糟心编剧破坏的好心情吧,许多事多说无益,产量才是王道,比心




哥哥裆部还有一只喵,我很嫉妒它。

狐周周:

这篇写得真好。
其实心态很好理解,民族英雄是不能编排的,编一个于谦杀景帝,分分钟被喷死。
至于信王嘛,亡国之君,粉丝又少
可以随便欺负。
欺负一个试试。


若水:



    这两天被绣春刀2刷屏,我还没看过,但大体也知了梗概。关于信王,我气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几乎没有人愿意再去了解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愿相信自己希望看到的"历史诡谲,帝王残暴"。朋友截了编剧“申冤”的微博发过来,我说我能怎么办呢,我也恨啊,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妈说你们至于吗,信王他可能自己都不在乎,我说他在不在乎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们在乎。辛弃疾说人一生就为了“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我们怎么舍得他宵衣食矸十七载,既不了生前事,也难存身后名。




      我向来不喜架空剧,但现在我只想求求编剧写架空吧,既然能把那么多盆脏水泼给信王,为什么不能编个新人物,不用信王,用仁义礼智王也行啊,哪怕你叫大王小王呢,可一旦用了历史人物的名字,就要对他负责。我不认为一部剧的爆点值得用误人子弟,丧尽天良来换。




       我不想上纲上线,编剧吗,也为了混口饭吃,但我就想问问,用污蔑死人换来的饭,真的能咽下去吗?




        我觉得编剧的人性一般的核心价值观是劝不回来了,我只希望她还知道“死者为大”这个词,据说绣春刀还有第三部,求求编剧,这种“掘坟戮尸”的事少做点,放过信王吧。




       


我好累

狐周周:

真是为他操碎了心。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几天没休息,各处去解释。
真有意思,我写过崇祯五十相辩,写过三千万内帑辩,写过关于人性弱点辩,刚愎自用辩……
我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为了启祯兄弟情写东西辩污。
路阳说喜欢他,说心疼他。
然后又是为了写故事,一盆脏水扣过来,弑兄篡位。
给我们的解释是“万分之一可能”
当年北京城破,惶恐的人民惧怕李氏抄家,秉着“瘦死骆驼比马大”的信念,凭空臆造了三千万两内帑,后来,后人用了四百年时间,仍然没有消灭掉这个谣言。
路导,你轻飘飘一句“万分之一可能”,
意味着我要用我余生为他证明。
因为我,才是心疼他,喜欢他。

《平山县志》与“崇祯行宫” ——一个无耻的谎言,一个“假”景点的前世今生

狐周周:

        大概七、八年前,听说河北天桂山有座“崇祯行宫”,当时很不以为然,某日在某粉红色论坛日常鄙视崇祯皇帝时,见有人骂了一句:“影帝表面节俭,背地里不还是花巨资给自己修行宫?”忽然意识到,即使这是一个多么显而易见的谎言,终是有人会信,三人成虎,假话说得多了,也能变成事实,自甲申三月十九至今三百七十多年,多少指鹿为马,多少黑白颠倒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牵强附会里从无稽之谈传为信史。




       我不得不做点什么,即使在大部分智商正常的朋友眼里,这是一件多此一举的事。




        我们先来看看天桂山的官方简介吧:




    “据史载,明朝末年,崇祯皇帝朱由检面对风雨飘摇、日渐沉沦的大明江山,深感朱家气数将尽,无力回天,便命其心腹太监林重华德携旨出京,选择“灵秘之地,绝尘以栖”,为自己修建归隐行宫。林重华遍历北方名山大川,慧眼独具,见天桂山“地僻而幽,山高而秀,时有灵气缭绕,鸾翔凤舞之状”,实是“神人托足之地”,于是叙其形势,画下图样,上呈皇帝。崇祯一见,龙颜大悦,命林为“总监工”,并调拨大批银两,招募能工巧匠,在“前山对峙若屏,后涧田绕如带”的层峦之上,依照皇宫制式大兴土木,修建行宫。崇祯吊死煤山后,林重华出家白云观,法号清德皈依道教,将行宫改为青龙观道院”




      眼熟么?




      是的,不知道的,以为这是《龙珠传奇》的剧情简介呢?




    “据史载”这三个字,是下文的重点,我们暂且放在一旁,单来分析分析这段话的逻辑:




      1、崇祯预感气数已尽,想要离开北京,第一想到的不是陪都南京,而是太行山脉一个荒山野岭?




     2、要隐居,还要耗费“巨资”,模仿“宫殿”在离北京只两三百里的正定府荒山上修“隐居行宫”,连北直隶都没出,生怕李自成不知道他在这里?




     3、崇祯有三千七百多万两内帑,是一个更大的谎言,这个皇帝怎么死的,穷死的,穷到勤王之师都调不来,生时内忧外患天灾不断,拆了东墙补西墙,年年入不敷出,死时国库空空如也几串钱,花“巨资”修行宫,也真敢编。




       各种槽点,请大家自己品味,我相信,凡是有一点点鉴别能力的人,也知道不过是地方搞旅游,为了吸引游客,为了4A评级搞出来点“历史渊源”做噱头,这些年也没遇到较真的人去扒一扒这层心知肚明的皮,崇祯生前已经很苦,死后仍不得安宁,一边吃着沾着他鲜血的馒头,一边还要让他背各种莫名其妙的锅,你们于心何忍。




      今年端午,我亲自跑了一趟平山县,实地走访了一下“行宫”,给大家讲一讲,一个县政府,是如何自上而下,打造这个假景点的。


一、“据史载”据的是什么史。




      几乎网上所有关于天桂山的简介,引用的都是上面那段话,包括许多道教文章,涉及河北道教历史时,也不改一字复制黏贴过去,在明末清初以致有清一代,无论正史,明清实录,笔记,都没有记载崇祯曾经在此处修过什么行宫。而这段话的所有依据则是这个:据《平山县志》记载。




       县志,乃记载一个县的历史、地理、风俗、人物、文教、物产等的专书,乍看过去,似乎有史可依,明代曾于嘉靖年间修过《平山县志》,时间不在讨论范围内,除了这本,平山县还有《康熙平山县志》《咸丰平山县志》《光绪平山县志》《光绪续修平山县志》四部史存,天桂山这“崇祯行宫”的来源依据的是哪一部呢?




      哪一部都不是。




      它的出处,来源于平山的第六部县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修平山县志》——1986年出版。


原文附上: 




        你们编故事的能力好棒棒哦。




       这便是网络上所说依据《平山县志》崇祯造行宫的谎言源头,依据的不是明清平山县志,而是1986年版县志,好一个鱼目混珠,偷梁换柱。




        那么1986年版县志总不会没有丝毫依据信口胡诌吧?它们当然有依据,但仍然是信口胡诌,据他们所说,之所以这样写到县志里,是依据《康熙本平山县志》。




        好,那我们就来看看,《康熙平山县志》






       县志的编辑有一定固定格式,前言之后为一县地图,地图之后为目录,涉及地理志,官师志,版籍志,人物志,田赋志,兵备志,水利志,艺文志,我们将从这几卷挨个寻去,看一看留在史料中天桂山的蛛丝马迹与崇祯到底有没有关系。




       卷一地理志之山川第一次出现“天桂山”





       三门寨:在县西一百里,山势险峻,顶峰广平,山有三路可通,其余皆岩石,高下不能登也,知县卢潮建置门墉垛口,上有玉皇阁真武殿,名为北武当,山中云气卷舒,聚散怡人,乃真人修炼之所。


     


        我们仅能从本段记录中得到一个信息:真武殿在康熙十二年之前便已修建,知县卢潮在天桂山下建置门墉垛口。没有任何迹象与“崇祯”二字相关。




        继续地理志古迹一节中提到:




       玄帝行宫,在县北城外,玄帝,又称真武大帝,所以此处还是指真武殿,真武大帝自宋代起便被广泛赋予镇守北方之意,明代天子居北京,紫禁城中也有专门的殿宇供奉真武大帝,可以说在明代时,是道教推崇真武帝的高峰,北方随处可见真武庙,崇祯死后,明朝遗民为了怀念他,也常以真武大帝托他化身,甚至是个道观,就能见到真武像,又与崇祯生前花巨资修行宫,有什么关系?难道崇祯竟能未卜先知,知道自己死去之后遗民会以这种方式纪念自己?所以自己给自己修像……这逻辑,我实在是,无法点评。




       县志事纪一章,则记录有史以来本县所有大事,倘若皇家真的动用巨大的人力物力修葺行宫,事纪里不可能没有记载,要知道,就连县里哪年哪月谁捐钱修了个学校,谁加固了县衙的仓库都要记录在册,修行宫这么大的事儿,没有记载,不可能。






      跟崇祯相关的记载,永远只有灾难和死亡。




      哪里来的灵气缭绕,鸾翔凤舞,哪里来的金碧辉煌,龙楼霄汉。





     十七年时,闯贼还经过此处,真是一个好隐蔽的“归隐处”啊!




      在仙释一篇,记录一县所有寺庙道观的来源,依然没有提及青龙观,倒是有一则唐天寿太子隐居出家的故事,天寿太子墓现已不存,86年编纂者到是从中找到了灵感。




      到了这里,县志其实已经写到尾声,不知道平山县如何根据《康熙平山县志》脑补出上面那一段比《龙珠传奇》这狗血剧还要早许多年的传奇故事的,末尾的艺文篇,记录了清初平山人赞美平山十景的小文,其中一景,名为“天桂樵歌”,山林俊秀没有错,错在其中总有居心叵测之人,辜负这一片美景,附上天桂樵歌,结束《康熙平山县志》。






       现在我们知道了,86年县志编纂者所谓依据《康熙平山县志》得出崇祯行宫这个说法已然站不住脚,我们买一赠三,继续看看《咸丰版》《光绪版》《光绪续修版》吧。







      《咸丰平山县志》仍是一样的格式地理志,官师志,版籍志,人物志,田赋志,兵备志,水利志,艺文志,我们需要的信息仍在地理,人物,艺文中寻找。






      地理一节,介绍了天桂山的位置,别称,和平山十景的美称,与康熙版无异。


    古迹一章,依然没有所谓“青龙观”的历史渊源,与康熙版无异。


    建制一章,仍然没有,与康熙版无异。


    事纪一章,没有任何建筑行宫的记录,与康熙版无异。


   《咸丰平山县志》结束


     下面我们看光绪的:






      建置一章,仍然提到:三门寨山有三路可通,知县卢潮建置门墉垛口,上有玉皇阁真武殿,与康熙版无异。




       重点来了!在《光绪平山县志》艺文一章,有一篇“天桂山记”其中写道:






     “明末宦官林清德养亲事毕,幽栖于此,易名北武当,又曰天桂山初居肝花洞,经营三十载始得成观,后屡召不赴,旋值鼎革,因隐居以终。予叹曰不意宦阉中有此忠孝之人,吴三桂徒为二臣,身败名裂,相去为奚若耶……”




      终于出现了林清德!明末!隐居!鼎革!等等关键词!




      然而这段文章的意思明明是:明末有个姓林的太监,国破家亡后,隐居天桂山,创立道观,清朝屡诏不出,比起吴三桂那个二臣,太监中也有忠义之人啊。




       在86年平山县志编纂者中,竟然依靠这段话衍生出,林太监是崇祯派过去修行宫的……还“巨资”说得振振有词。


       滑天下之大稽!


二、明史上有“林清德”这个人吗。




      通读康熙和咸丰平山县志找不到任何记载“林清德”这个人的记录,前两部县志只含糊地写着青龙观是“真人隐居之所”,直到光绪续修县志时,才第一次有史料提及林清德这个人名,以及林清德的身份,明末宦官。




      甲申国变后,有许多宫中宦官殉帝而死,或出家为僧为道,这些宦官虽身有残缺,然而比起脱帽断发当贰臣的人,不知高到哪里去,《崇祯宫词》及《拟故宫词》等等宫词,都是根据这些出家避世的太监口述前朝故事编写而成的,林清德是从宫里跑出来的太监,这点是有可能的。




      在青龙观的入口处,有这样一座石碑:


 




      此石碑立于清同治年间,和光绪县志最初提及林清德修筑青龙观时间相符,看来这个传说,是在清晚期才流传开来,以至于石碑上连明代内官衙门“司礼监”的礼字都写成了“理”,这个石碑以及上面提到光绪续修平山县之中那篇《天桂山记》两度提及明末太监林清德,成为了86年县志编纂者编造那段天马行空故事的唯一支撑。




       石碑上这句话完整誊录于此:“林清德,青龙观开山道人,明季司理宦官,东厂提督。”




      但崇祯朝有这样一位“东厂提督么”?




       据《酌中志-内府诸司职掌》记载,“司礼监设掌印太监一员,秉笔随堂太监八、九员或四五”,“东厂设提督一员”,且东厂提督为司礼监“最有宠者一人 以秉笔掌东厂,掌印秩尊,视元辅。掌东厂权重,视总宪兼次辅。”可见司礼监的太监可以有很多名,而提督东厂的只有一人,到了清末林太监的身份逐渐被传说成了司礼监秉笔,东厂提督,这可是个大官,明代史料中竟从来未提及过,可见就连立于道观前的这座同治年间的石碑,也只是真真假假,事实与传说并存的古迹而已。




     附:崇祯年间东厂提督名单:


     崇祯元年:王永祚


     崇祯二年:曹化淳


     崇祯三年:曹化淳


     崇祯四年:王文政


     崇祯五年:王文政


     崇祯六年:郑之惠


     崇祯七年:李承芳


     崇祯八年至十年:曹化淳


     崇祯十二年至十四年:王德化


     崇祯十五年至十七年:曹化淳,王之心




      东厂提督的每一次任命,均要记录在史册,明史中根本不存在一个叫林重华(清德)的太监,更别提提督东厂,鉴于石碑和光绪县志的年代,林清德“司礼监东厂提督”的身份只是随着漫长遥远的时光逐渐形成的传言而已。




      真正的青龙观开山道人林清德,大概确实是明末从宫中逃出来的太监,他身份或许很卑微,连出现在史册中的资格都没有,带着对故国的无限思念,幽栖山中三十载,靠着县人的布施,逐步修建而成青龙观。


 


三、青龙观到底是何时修建的。




       根据同治年间的石碑,和光绪续修县志,我们已经知道青龙观的开山道人却为林清德,身份不明,清末传说为明末太监,但根据明朝存史,东厂提督的官职被否定,暂且认为他只是明末一名普通的太监。


      


         那么林清德的青龙道建成于何时?答案显而易见:明朝灭亡之后。




       青龙观一共存世五块石碑,五块石碑其实均十分清楚地记录了道观修建的时间及渊源。







       从左至右分别为:大清雍正,大清乾隆三十年,大清乾隆二十一年,大清康熙十五年。




     我们一个一个看吧。




      康熙十五年碑中提及:“本山主持道人林清德,神隐之处……开山立教,化修香火。”印证了县志中的说法,开山主持确实是林清德(但在康熙年间,还未提及明末太监几个字)




       乾隆二十年石碑中提及:“玄帝殿,自我清初始为创建。”






       雍正石碑也记载“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我们再回顾一下天桂山和86平山县志的宣传语:“崇祯一见,龙颜大悦,命林为“总监工”,并调拨大批银两,招募能工巧匠,在“前山对峙若屏,后涧田绕如带”的层峦之上,依照皇宫制式大兴土木,修建行宫。”




      第一,建造时间打脸,第二,建造规模打脸。第三,建造者打脸




      事实上,林真人当年隐居在天桂山一山洞中,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多年后,一名姓“谷”的善人,一方感念他的忠孝,一方自身也厌弃尘寰,广施钱财,为他修葺了道观,后来林道人弟子越收越多,规模越来越大,政府便不断拨款为其扩大建制,一直修到乾隆三十年,历时百年形成今天青龙观的样子,所以,要说这座道观的真正修葺者,其实是清朝政府才对。




      以上出处:乾隆二十一年“追叙建修真武庙碑记”




      石碑原文:




     


  我把石碑原文誊录在此:


     “天桂山在本县之西百余里,层峦之上忽得平阔,前山对峙若屏,后涧回绕如带。……本朝初年,有谷善人者,厌弃尘寰,寄情泉石,见此山挺峙一方,苍秀可爱,发愿募修真武尊神以镇其岭,素知叶城县,南孟镇风俗淳古,好善乐施,募化一时,人心鼓舞,各施其财,采买铜斤……越数日不克就工,顺治五年四月十八日也,当有本镇贾老愿出健牛坚车以及众善人恭送至山后,又铸灵关神像一尊,恭送至山主持林公讳清德朝夕供奉,次第修葺。”


       真相大白。


       最后总结一下:林清德,明末清初人,传言为国破后的离宫太监,隐居天桂山,靠着乡人的捐助,修筑道观,最初建于顺治五年,康熙十五年再修,雍正年间再修,乾隆二十一年,再修,乾隆三十年最后一次修筑,这便是天桂山青龙观的真实来历了。




四、为什么要说这个谎?




       翻阅平山县志的时候,不止一次感慨这座位于河北的小县城,竟有如此之多的历史事迹和古迹,经历建国后某场灾难,古迹所剩无几,就连青龙观,也是70年代在原有地址上重修的,真正的老东西,比如那座清代的真武像,关帝像均已被毁,对于本县政府来说,将一座清代道观,包装成“崇祯行宫”确实能让景点的传奇性大大增强,不失为吸引游客的好方法,于是原来真武像旁边的关帝像,竟硬生生地改成了“王承恩像”……




         在97年回归之际,县府还在天桂山上,刻了一个巨大的“归”字,明着看来是庆祝回归,然而“归”字,又为他们打造出来的这个传奇故事,“无意”之中平添了一份暧昧地氛围……以至于无辜游客被误导道说出:看,那就是崇祯逃出京之后,在山上写的字。




       
       


  天桂山97年刻上的归字,可是游客嘴里,也成了崇祯的锅,大概崇祯是个50米高的巨人吧。




       不由得想起马伯庸收集的那些名人和地方小吃的故事,那些故事开头千篇一律:“据说……”




       若平山县也以“据说……”为开头讲这个故事,想必大多数人也会报之以一哂,我也不会大老远跑几百里地去和他们较这个真,关键在于他们令我气愤的用了“据史料载”这个措辞。




       所谓据史料载,都是谎言,那么就要有人去揭穿这道谎言,否则现在我们看来是无稽之谈的事,百年之后,又将是一桩冤案。


      


      王世德在《崇祯实录》序言里感慨道:“呜呼,从来死国之烈,未有烈于先皇。亡国之痛,未有痛于先皇者也。乃一二失身不肖丧心之徒,自知难免天下清议,于是肆为诽谤,或曰宠田妃、用宦官以致亡,或曰贪财惜费以致亡,或曰好自用以致亡,举亡国之咎归之君,冀宽己误国之罪,转相告语。而浅见寡闻之士以为信然,遂笔之书而传于世。臣用是切齿拊心,痛先皇诬蔑,又惧《实录》无存,后世将有匹夫失德之主同类并议者,于是录其闻见,凡野史之伪者正之,遗者补之,名曰《崇祯遗录》。深惭谫陋不文,不足表彰圣德,聊备实录万一,庶流言邪说有以折其诬,而后之司国史者有所考据焉。”




       我从此更理解他,作为伴随崇祯皇帝十几年的历史的亲历者,在目睹国破后故主一次又一次被诬蔑,被重伤的无奈和愤怒。


       


      我们回到源头上, 天桂山几百米悬崖之侧,这座破落的道观,哪里当的上“皇宫规格”“奢华无比”“耗费巨资”,只有实地亲见,才更能体会他们的自相矛盾。







       道观上“崇祯行宫”几个字,乃县府在打造完此传奇故事后,找人书写的,至今倒也有几十年历史,撰写者甚至还邀请了“著名描联学家张月中教授”撰写一联,云“千夫指,洪颜彦临危叛主;万人称,林清德面难修宫。”(洪颜彦即洪承畴)——大有仿造“洪恩浩荡,不得报国反成仇;史笔流芳,虽未成名终可法。”的意思,似乎给道观提个匾,再配一副对联,这个故事出了“历史感”更能在“文学性”上加点分,可最终不过哗众取宠,沦为笑谈而已。


     


        河北省道协有一篇文章提到过青龙观,也否定了崇祯和它的关系,而在走访平山县的旅途中,我咨询了许多当地村民和导游,也给平山网站写过留言,但没有人给我答复,村民更是不知道青龙观何时称谓崇祯行宫的,崇祯又是谁?




       他们唯一知道的是,凭借着“崇祯行宫”这个宣传词,天桂山能吸引更多游客,农家乐能生意红火。




       村民其实也没有错,我竟不知该怪谁。




       在位于平山县不远的保定,有一座古莲花池,乾隆年间改做乾隆的御用行宫,荷花满池,亭台楼阁,奇木苍翠,身处其中,不住感慨,皇家行宫规格原该如此:






       7月是荷花盛开时节,届时保定府满池荷花飘香,景色美得不可方物,可那是独属于“大清盛世”的繁华,四百年前立于狂风暴雨中独支大厦的他,从来无福消受。